联系我们:
318877709
027-61001728   61000017
黄陂旅游 门户网站

花乡茶谷 | 秋叶红时秋茶香

498
发表时间:2021-11-03 08:51


花乡茶谷最佳秋色观赏路线推介:

从游客中心进入景区后,沿“红叶最佳观赏路线”指示方向,渐渐进入秋色深处,云水湖就在你的右手边,望月潭若隐若现。蜿蜒向上约500米穿过茶谷花道园门,至有机茶观光车间后,向右约100米沿右手往下,红叶就在头上,20米后往左“红叶最佳观赏路线”就在你的眼前,一直一直向前,沿途层林尽染,榆树、木籽、红枫、银杏遍布其中,红与黄的交织,是自然赋予花乡茶谷秋天最美的颜色。行至枫园处,沿主游路向左前方往下约200米,一大片茶园迎面而来,这里是我们最美的花园茶园,秋色如约定的彩色油画,斑斓晕开,演绎着一曲澎湃激昂的秋之歌。穿越茶园栈道往左向上朝荷花潭方向,景区出口就在不远处。



嚓嚓,飒飒,响动似谁的脚步,回头看,原来是风吹梧桐,满地枯声。落叶知秋,不由想起欧阳修的《秋声赋》。


再来花乡茶谷,是今年夏天的约定。园主说过,秋天是他的最爱。

外地避暑回来,时节秋分,却不料秋老虎凶猛。寒露降温几天,霜降又晴好,秋日胜春朝,似将三国博弈式的局势叫停:秋已蚕食夏的领土,但看不出冬能鲸吞秋的属地。

“霜降水返壑,风落木归山。(白居易)”我该来了。

不是秋天需要我,而是我需要秋天。


“时维九月,序属三秋。潦水尽而寒潭清,烟光凝而暮山紫。”

一不当心跌进了王勃的诗意。

云天湖心里像镜子明亮,知道我要来做甚。

湖边的鲜花还是笑脸相迎,并没有满面冰霜。

路旁的绣球花倒是彻底素颜,向我抛不出绣球了。

跟三个月前来没有太大的差别。

一如既往。繁盛的百日菊正当芳华,黄白红均有;菊花自作多情,翅果菊天真烂漫,还有米兰菊含苞待放。那秋英袅娜多姿,鸡冠花更红得发紫,酢浆草仍半睡半醒,秀眼向太阳睁开。


“蓼蓼者莪,匪莪伊蒿。哀哀父母,生我劬劳。”小雅的蓼伏地而生,楚楚动人,含茹着亲情,与《诗经》一样恒久。
商陆跟诸葛草共生,不同的是伸着蓼一样的紫花。

山茶花当仁不让,是这方山野的主角,至于山芙蓉、紫薇,爱开不开,照本宣科。


它们都遵循着既定的花期,有的却超过了时序——赖庄,像有的人特别经老;有的呢,如那棵早樱迟至半年才开花,搞不懂是什么回事,难道这世上真有慢热女子?

花乡茶谷,春月秋花何时了。有一种花你可能视而不见,但那阵阵馥郁不可回避,清馨如酒,那就是桂树,从桂月到菊月,长盛未衰,漫山遍野,醉人心脾,绝对薰陶到你的灵魂出窍。

然而,我不仅仅是冲着它们来的。


“秋气堪悲未必然,轻寒正是可人天。绿池落尽红蕖却,荷叶犹开最小钱。(杨万里)”
明显不同的是,曾经春雷雨后爬过蟾蜍、跌过蜻蜓的路上,随路畔树下分区散布着落叶,黄的梧桐,紫的水杉,红的榉木,它们把起伏的山道铺成了五彩路,阳光照耀,斑斓似锦。
春也吐华,夏也布叶,秋也凋零,冬也成实,无为而自成者也。(《月令七十二候集解》)


一叶落而知天下秋。秋之凋零,以落叶为标志。
眼下依然繁花似锦,处处芳香,我还是想追随二杜,看无边落木萧萧下,看霜叶红于二月花。
花乡茶谷的花开花落,前文已述。轮空或再一次选择,一年到头,该是鲜艳之花让给或献给平淡之叶的节日了。


秋曰素秋,风曰谢风,辰曰霜辰,草曰衰草,木曰疏木。霜降在10月下旬,是隶属秋季的最后一个节气了,可谓望穿秋水。
这个节气的标志性事件是,有些树叶,将在大地上举行最后的谢幕礼。

树树皆秋色,山山唯落晖。
从景区白色的茶圣陆羽肩头望去,山林驳杂,在杪秋的苍凉中各呈色彩,或淡或浓,或青或黄。那争相涂抹层次变化的树,有枫、黄栌、银杏和乌桕,等等,使整个洪界山,像一位油画大师的调色板。


巡山是我每天的功课,以树为书,读的是自传。
鸡爪槭的枝叶在空中张扬,其实它的根何尝不在地下较劲,不过你看不到而己。


泡桐那么高大,超过身边的榆钱,不知怎么让藤葛缠上,结果势必被扼杀。

合欢曾多么妖媚,满树是羽毛扇的群舞,再看它已是残枝败叶,香消玉殒。


苦楝的苦有谁知道,撒落一地的,是风干的泪粒。

最悲剧的是松树,高高大大却周身枯黄,据说缘于一种南美线虫的生物入侵,使它难免非自然死亡。
那棵佝偻曲折的柳树是我吗?不禁挺直了腰身。
“嗟呼!草木之无情,有时而飘零。人为动物,惟物之灵。百忧感其心,万物劳其形,有动于中,必摇其精。(欧阳修)”
枯叶在我脚下沙沙作响,还有暮归的鸟鸣声声。


“惊起山禽我亦惊。”巡山的路上,我惊飞了乖张的鹧鸪,吓跑过褐色的松鼠——上次还遇到野免呢,窥见它们为什么如此之劳作,原来草丛有虫,树上有果,如久违的蚱蜢、思念的板栗,这都是它们的吃食,也是它们的乐园。
杨万里的诗,上句是“意行偶到无人处”。我并非嗜好孤独之境,而是想体验独步山林的感觉,在这由秋入冬的霜降时节。


秋色在目,秋声在耳。“盖夫秋之为状也,其色惨淡,烟霏云敛;其容清明,天高日晶;其气凛冽,砭人肌骨;其意萧条,山川寂寥。故其为声也,凄凄切切,呼号愤发。丰草绿缛而争茂,佳木葱茏而可悦。草拂之而色变,木遭之而叶脱。其所以摧败零落者,乃其一气之余烈。”
我们的人生哪有如欧公写的这么跌宕壮烈,但着实进入了晚秋,方才深感:世事短如春梦,人情薄如秋云。
时有春夏秋冬,人有幼少壮老,这跟草木的荣枯盛衰一样,是不可违逆的自然规律。


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。从坡上下来,经落月潭,看到一丛丛水仙还那么艳丽,用形色软件一扫,原来它们有的叫姜花,有的叫薏苡,风姿绰约,令人联想在水一方的所谓伊人。
湖光倒影,影影绰绰,应是绿肥红瘦。此时此感,正契合刘禹锡所吟:“山明水净夜来霜,数树深红出浅黄。试上高楼清入骨,岂如春色嗾人狂。”

清晨巡山,神清气爽的森林浴。沿一条曲折的红栈道穿越百亩茶园。
太阳出来磨盘大,村妇已在理山茶。
“寒露没青稻,霜降一齐倒。”说的是农事。而对茶事而言,是时候要修剪老茶为明春新芽腾空间。平整的茶畦泛着绿碧玉般的光,圆润而精致地托向太阳。


薄雾中,一缕缕红绸在飘动,煞像遥远的音乐舞蹈神剧“东方红”浮现在山谷,逐渐,晨晖像舞台灯光,把那飘柔的红绸点亮成火炬,熊熊地燃烧,像野性的冓火旋转着圆舞曲。此时,似有一笛苗岭的早晨吹起,而那群飞的鸟们,恰好配合演绎着百鸟朝凤或丹凤朝阳,偌大的花乡茶谷,正在举行某个盛大的仪式。
清纯的秋树卓然而立。那是乌桕,园主说,它也叫木梓树、木子树,是中国南方乡土树种。


是吗?乌桕有如此魅力,渲染并主导了浪漫秋色,没有最红,只有更红,是由绿转黄后的那种红,阳光直射下特别鲜艳夺目,如浓重的油彩。
好一个“乌臼赤于枫,园林九月中。(陆游)”


我想起在鄂西采访两位牺牲移民干部时写的那篇报告文学,就叫“木梓树为什么这样鲜红”。园主很熟悉这些树,如数家珍。有些树叶如石楠,由红转绿,是生长的常态,而由绿变红对乌桕来说,就像人生白发是衰老的象征。每到霜降时节就一天一个样,以血染的背影向秋天揖别,最后凋零于立冬后的小雪大雪。


他的表情有点苍凉,好像在感叹岁月易逝,又有些豪迈,为这残秋的不是春光胜似春光。
两个男人徘徊在乌桕树下,透过如火的枝叶仰望蓝天,似陆放翁在挥毫并吟诵:“乌桕微丹菊渐开,天高风送雁声哀。诗情也似并刀快,剪得秋光入卷来。”

每次来花乡茶谷,都是一轮自然的回归,都是一番灵魂的洗礼。
从春到秋,看到很多兴致勃勃的游客。
黄陂是武汉人的后花园,风景很美,有的景区正在举办银杏节。各个景区都有特点,对于花乡茶谷来说,它的原生态主要是茶,风景树没有特意营造,多是自然生长,植物的多样性和丰富性还是比较优异的。银杏、枫树、水杉都有,还是数乌桕最多,最有特色。
因为乌桕,霜色愈浓,秋之迟暮,反倒是一年炫彩时节,华丽,而不萧条。


当然,作为景区,花乡茶谷并非以艳丽取胜,不像大家闺秀,而是藏在山村的小家碧玉,需要静下心来慢品,才能欣赏她的风情万种。非常惭愧,我虽来数次,山居多日,以为景区尽入眼中,岂料这花园茶道竟是从没来过的。还有多少景致,我没领略呢?


花乡茶谷红叶中,游步山道仍从容。强偷不走空趟,此行亦有所获。
天长雁影稀,月落山容瘦,冷清清暮秋时候。(关汉卿)
秋色可观可叹,更可感可悟。天与地,都在做着减法,开始变得简约和静谧。让我们的人生境界也从容地走向最后尊严——像满山红叶,老之弥坚。
不负秋风之约,还冀冬雪之会。


温馨提示


1、赏红叶期间,花乡茶谷景区还将陆续举办汉服秀、茶艺表演、旗袍秀等系列活动(关注景区公众号获取更多详情),均免费开放。

2、所有参加本活动的游客朋友,必须严格遵守“错峰、限量、预约”的防疫规则。

3、交通攻略

武昌出发:上天兴洲长江大桥-进武麻高速-到黄陂北出口下,出口处可见花乡茶谷指示牌,按照指示牌指示很快到达景区。
汉口出发:从岱黄高速-转外环(上海,合肥方向)进武麻高速-到黄陂北出口下,出口处可见花乡茶谷指示牌,按照指示牌指示很快到达景区。
黄陂出发:从巨龙大道-青龙入口(前川出发从黄陂东入口上高速五分钟车程)-进武麻高速-到黄陂北出口下,出口处可见花乡茶谷指示牌,按照指示牌指示很快到达景区。

文章来源:花乡茶谷景区

END



主办:武汉市黄陂区文化和旅游局
地址:武汉市黄陂区建设大厦七楼 电话:027-61001728 6100001 ICP备案号:鄂ICP备19006530号-1
HUANGPI TRAVRL
黄陂旅游门户网站
ABUIABACGAAgtMeC7AUovufjmwMwfDiWAQ